富鑫团队

富鑫团队 · 正文
【我身边的成理榜样】易诗:被使命选中的坚持
来源:宣传部 大学生记者站 作者:代萍 姚西恒 向雨晴/文 受访本人供图 发布时间:2019-11-06 11:32 浏览次数:

 

人物名片:易诗,富鑫团队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副教授,从事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课程教学近10年,曾获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青年教师讲课大赛三等奖、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优秀教职工,富鑫团队“优秀共产党员”,入选富鑫团队中青年骨干教师培养计划,2019年荣获富鑫团队“师德标兵”称号。

 

易诗(右二)指导学生

 

 

易诗形容自己近十年的执教生涯为“使命。”

作为高校教师和科研人中的一员,本是中青年教师队伍中坚力量的易诗却在2015年遇到了人生的转折——双腿在一场事故中意外瘫痪,但回归讲台的“本能”,让他不得不坚强起来,作为教师的使命感因经受磨砺而愈发清晰。

“教师的身份始终带给我荣誉感与自我认同感。”从研究生时期为导师代课到现在成为富鑫团队(以下简称成理)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的一名教师,三尺讲台上的育人热情从未因伤痛而停滞,他是学生心中的好老师,也是同事眼里的优秀榜样。同事贾勇老师曾专程去“蹭”课:“易老师仿佛天生就能在课上侃侃而谈。”也不时有学生对他的授课隔空点赞。

 

“是使命选中了我”

易诗第一次以高校教师的身份站上成理的讲台,是2010年的7月。

第一堂课是《微机原理》,23岁的易诗站在黑板前,声音洪亮而富有激情,“站上讲台没有什么压力,我天生习惯在很多人面前说话。” 回忆刚走上岗位的自己,易诗表示由于对知识点理解不够深入,走了不少弯路。2015年,除了讲授《微机原理》和《现代集成电路应用》以外,易诗还承担越来越多的教学工作和行政工作。与此同时,这个意气风发的年轻老师也开始沉心积累教学经验。

对于未来的憧憬被2015年元旦的意外而打乱了,他在医院躺了一个月后,等来医生的诊断结果——脊髓完全性损伤,导致高位截瘫,这意味着他终身无法离开轮椅。此时的易诗并未选择离开工作岗位,“我不太能接受别人眼中的惋惜与落差感。”在休养六个月后,他选择重返课堂。

相对于第一次站上讲台的新鲜与沉着,再一次来到讲台的易诗心中反而紧张了起来,“有一种悲壮的感觉。”每次开新课看到学生疑惑的眼神,易诗都要给学生们解释自己摔伤的情况。首次解释时,易诗的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。但他不得不面对这一切,讲台下是他淳淳教诲的学生,讲台之上是他热爱的事业。“很多困难你想得越多,可能越没办法克服,倒不如直接在实践中去找克服它的办法,这样很快就习惯了。”

这一年,易诗出人意料地快速适应了不一样的生活节奏:轮椅出行的范围少且固定,通常是家中和教室两点一线。他的工作内容也变得单一,卸去了教学外的行政职务,将所有精力“扑”在教学和科研上。易诗说,“是教师的使命选择了我。”而他选择握紧这份使命。

 

“我希望自己是引路人”

如往常一样,易诗提前10分钟到了教室。

轮椅行至讲台前被学生轻轻抬起,再缓缓落下。易诗班上3个男学生心照不宣地进行着这一场日常“仪式”。10分钟后,上课铃声响起,易诗抬起头,挺直身体,以响亮的声音问:“同学们,你们身边的嵌入式设计产品有什么?

“手机、导航、智能手环......”台下同学们迅速给出了答案。

“那你们知道,即将诞生5G时代下的物联网技术,它最核心的采集系统就是由嵌入式来构造的吗?”短暂的沉默后,易诗拿起话筒,为同学们开启一趟关于“嵌入式系统设计”的旅程。在信息快速更新的时代,课堂内容是否与时代脱节是易诗时常考虑的问题:“信息时代下,‘00’后孩子们的关注点已不仅仅局限在课本和校园内了。”

“让学生愿意在课堂外花大量的时间在专业上深耕,这是培养人才应走的道路。”课堂外,易诗和学生组队,开展科研的第二课堂。目前成果取得最多的创新创业国家级立项项目《基于STM32的智能机器人控制系统》,就是2014级的5位学生与易诗合作的产物。机器人的机身制作和软件调试仅耗时三个月,这在当时少有人脸识别开源研究的情况下堪称飞速。2017年,人脸识别虽然已经广泛运用在了门禁系统、手机APP活体检测等领域,但让机器人识别出人的身份并进行跟随方面的研究少有。项目结题后,师生共发表了两篇中文核心期刊和一篇普刊,易诗团队进一步填补智能跟随机器人的空白,近年来市场上盛行的宠物机器人便是智能跟随机器人的衍生。参与该项目的学生张洋溢说:“和易老师待在一起我总能感觉自己充满活力,做什么事都很有干劲。”2016年至2018年的学生评教中,学生分别给易诗打出了939394分的高分成绩。

在同事贾勇的印象中,易诗的课很受学生喜爱,贾勇说:“就连我也去蹭过易老师教的《微机原理》,他上课讲的知识很系统,整个状态也很有精气神。”在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教学竞赛的讲台上,贾勇也经常能看到易诗的身影,“易老师总是很积极地向大家分享自己的教学方法和经验。”贾勇如是说。

如今,易诗每天都在坚持复健,借助架设在轮椅上的电动车头独自上下班,只有在登上讲台时需要学生们的帮助,这是师生之间一份独特的默契,“我希望能成为学生们的引路人,每一堂课当学生们抬起轮椅搬上讲台的时刻,我都感觉到大学教师这一职业的神圣感,相信残缺躯体仍能在这个平凡岗位上发热发光。”

 

“往科研的塔尖走”

2017年,随着和20145位学生合作的《基于STM32的智能机器人控制系统》项目顺利收尾,易诗和来自2016级的另外5位学生把所有的科研精力投入到《基于人工智能的红外热成像安防系统》项目中去。

面对夜晚智能化安防的研究空白,易诗和学生把目光锁定到极少有人涉及的红外线热成像领域,他们试图找到红外线热成像设备在夜晚的监测采集方案。不同于普通夜视设备记录镜头内的一切,红外热成像设备的目标是带有热源的活体。“红外热成像设备画面中的人虽没有细节特征,但人的轮廓比白天的数码设备中还要清晰,这极其便于监测人的行动轨迹,保护重点区域的安全。”

科研的路上少有灵光乍现,前行的路通常是靠敲击一个又一个程序的循序渐进,易诗和学生经常在技术落地时,被现实中各种“拦路虎”搞得措手不及——实现热成像设备所摄视频的格式转换,算得上最难的一道关卡。热成像输出的是模拟视频,而电脑能处理是数字视频,整整半个月易诗和学生都轮番泡在六教6B604的实验室,尝试实现AV数字到JPG数据流的转换。历时一年的红外热成像项目终于在2017107号迎来了突破,易诗制做的数据流转换电路成功了,整个实验室静了几秒后,大家才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欢呼声。在见过易诗团队做出的热成像设备后,贾勇说:“我的第一感觉是很震惊的,易诗老师是真的能静下心来做科研的人,这从我们教师钻研学术的角度来讲,是一个非常好的品质。”

学生与易诗的高效率合作模式得益于信息工程专业自2016年实行的专业导师制,这是一种类似于研究生阶段的小班化的教学模式,但它全靠师生自愿组队,进行课后辅导和合作参赛。在易诗指导下参与科研项目的学生张洋溢说,“这些经历让我对人工智能领域有了更多的理解,甚至让我提前接触到硕士阶段的知识。”2019年暑假,张洋溢凭借人工智能领域丰富的参赛经验,给四川大学暑假夏令营面试官交出了一份亮眼的答卷,也获得了“优秀营员”的称号。受易诗的影响,张洋溢计划本科毕业后攻读研究生继续深造,准备今后从事人工智能相关工作。张洋溢说,“师从易老师,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只有对工作和生活充满热情,人生才会活的更有价值。”

20194月,易诗入选富鑫团队中青年骨干教师培养计划、成都理工师德标兵。生活的风浪被易诗隔在成理校园之外,谈及未来的易诗眼神更亮了三分:“教学和科研上还有好多想要突破的方向。”未来有许多不可知,但人生逆旅之后,易诗心中的一叶小舟,始终驶向三寸见方的讲台。